《冰雪奇缘》同人小说,英文原作:kaiserklee

致谢及后记

这是非常特别的一年。

2021-12-09,我发布了一篇短文。我本来没打算把它写长。然而到一年多后的今天,《暴风雪》终于得以完成时,单词数已经超过26万。

在写这篇后记的时候,我仍有种不真实的感觉。我简直不敢相信,我真的把《暴风雪》写完了。这项任务是如此艰巨,有时甚至令人沮丧。最重要的是,它一直都在那里,并成为我生活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。而这样浩大的工程居然能够完工,太叫人难以置信了。老实说,在过去一年里,我的生活有过高潮,也有过低谷,只有在创作《暴风雪》的时候,才能让我感到安宁。不仅仅因为写作本身就是一种疗伤方式,更因为通过写作,我遇见了诸位可爱的读者,还结识了几位朋友。

这就是我为...

第五十章 直到世界尽头

汉斯并不知道他所杀之人的名字。

他只知道那人英勇战斗,哪怕面对他本该效忠的王子也不曾退缩。两人四目相对时,汉斯在他眼里看到了恐惧,还有战场上所有人都会有的愤怒和嗜血;但除此以外,汉斯相信他是个好人。片刻之后,那人就死了。汉斯并不后悔。他可能是个好人,但他们身处不同立场。即使他可能自认为是在为国效力,南埃尔斯也早已陷入黑暗之中。汉斯深知自己做了该做的事。

他也不知道下一个人的名字,就划开了他的肚皮。另一名士兵立刻顶了上来,也被一剑刺死。汉斯不知道他的名字,也不知道下一个,他们前仆后继地涌来,就连脸孔都模糊成同样冷酷的面具。没有时间多想。躲闪,然后突刺。躲闪,然后劈砍。躲闪,然后横削。只有他能...

第四十九章 一切美的深处

望向城堡制高点,所见是一幅可怕景象。

马库斯被套着绞索吊在塔楼的城垛上。

阿格达移开视线,不愿看这位前任国王残破的尸体,这景象太过残忍,他难以想象对一个人的恨有多深才做得出这种事。马库斯颈部伤痕累累,破碎的皮肤甚至遮不住下面的血肉模糊。虽然身后的各国领袖大多没什么表示,阿格达还是以指节轻触额头致哀。制定作战计划时,他们讨论过各种对付马库斯的办法。哪怕在最疯狂的梦境里,阿格达也从未想过马库斯会以如此屈辱的方式死去,但此刻他的尸体就在他们眼前受着风吹日晒。

“大概是艾莎篡位了。”

“不,”阿格达说,虽然其他人都是一脸怀疑,“她对他忠心耿耿,无论如何,她都不会做……这种事。”

然而,他想象...

第四十八章 所有魔鬼都出来了

汉斯坐在外面花园里,面朝通往森林的小路,茫然注视着暗下来的天空。奥列弗朝他走了过来。

“听到消息了吗?”奥列弗在他身旁坐下,张口就问。汉斯转过轮椅面对这位年纪稍长的王子,只见他表情充满希望,却又带着一丝黑色幽默的味道。

“阿格达来了。”汉斯简单答道。

消息是哨兵传回来的。阿伦戴尔已经联络科洛纳、威斯顿以及其他不幸与南埃尔斯比邻的王国,组成一支庞大的海军舰队。他们将在一天之内抵达,因为顺风,也可能只要几个小时。不久南埃尔斯就会成为战场。

“这让我紧张。”奥列弗坦承道,但他又咧嘴笑了起来,“我还听说平民区发生了骚乱。你猜安娜有什么动作?”

“没动作。”安娜宣布篡位后就很少露面。她缩回到自...

第四十五章 非胜即死

安娜松开按在她肩头的手,艾莎跌倒在地。

她无法理解发生的一切。她思绪一片混沌,满心的难以置信。安娜决不会这么做。她只觉得自己被困在了噩梦里,正沉入无尽阴暗的大洋深处。她想要、她必须马上醒来,但无论如何期盼,解脱始终没有到来。艾莎用尽最后的力气抬起头来,正对上安娜无情的双眼。

“你好像很困惑呢。”安娜叹了口气。

“你、你不是安娜。”

“哦,可别这么说,”安娜说着,在她身边单膝跪下,“只有安娜才能这么漂亮地越过你的自我防御,你就没感觉到我的亲切吗?那可不是错觉,你眼前这位正是阿伦戴尔的安娜公主,她的身,她的心。”

“我不信。”艾莎咆哮着。

她试图起身,但嵌在背上的匕首点燃了痛楚,如同烈...

第四十四章 本来面目

安娜被困住了。一道道飘荡的影子将她的手脚束缚在白石雕刻的王座上,她本以为那火焰会伤人,但影子镣铐接触的位置没有一点知觉。她根本感觉不到镣铐的存在,这比疼痛更糟。她感觉四肢都不属于自己了,只留下她随波逐流。

“你没什么好怕我的。”马库斯说,“只要艾莎过来,你就不会有事。”

“你——疯——了。”安娜挣扎着,却只是让影子的麻痹效果扩散开来。糟透了。她正渐渐失去对身体的控制,不知那感觉扩散到头部时会发生什么,她心头飘过一丝恐慌。“你到底想从艾莎身上得到什么?看看你都对她做了什么?”

马库斯走到一旁,安娜能看见他背在身后的手攥成了拳头,微微颤抖。她看着他神色冷峻地在王座厅里来回踱步,越走越快,但见...

第四十三章 真理不灭

艾莎不等自己再次动摇,就已匆匆离去。

她不能容许自己那样自私。按计划取回魔镜才是最重要的,假以时日,安娜会原谅她的。大雪掩藏了她的行踪,离开营地非常轻松。她一身银妆,悄无声息地在风雪中潜行,没引起任何人注意。现在她站在山脚下,面对着一幅熟悉的景象。

艾莎望着故居,有些留恋,又有些厌恶。

留恋,是因为她一直有所意识,知道她的生活也曾幸福快乐。她不能否认她在这里有过美好时光。最近,她更是和安娜一起来过这里。她会永远珍惜她们在雪地里一起玩耍、一起堆雪人的经历。在那短暂的时光里,她得以放下那些束缚她思想的难题。

厌恶,是因为那画面让她想起自己的软弱。她本以为她早已长大成人,不会再有“被人接纳”...

第四十二章 战争猛犬

一切是如此似曾相识,她再次指挥舰队,高举战旗来到了这里。

艾莎能看见阿伦戴尔城堡在地平线上隐隐浮现。上次入侵时,她对故乡的景象毫无感觉。她多少以为自己会心怀怨恨,或者因回忆而刺痛。但她什么感觉都没有。所有的情绪都被抑制了,因此当时她望向阿伦戴尔时,所见的只是一片陆地,只是魔镜碎片的临时存放点。她从没想过会遇见一个对她的生活造成如此影响的人。她从没想过会遇见安娜。

“你在这里受伤的事已经传开了。”马库斯说,“既然你不再是不可战胜的,许多人已经重整旗鼓准备与你对抗。现在阿伦戴尔有盟军了。”

“世界不就是如此运转的吗?”艾莎的语调淡漠得她自己都觉得有些陌生,“只要你显出一丁点软弱,这个世界就会...

第四十一章 屠杀号令

战争即将爆发。

水手、士兵、奴隶全体整装待发,强壮的平民也被征召入伍。艾莎从没想过自己还能等到这一天,王子们都穿上了盔甲,她站在他们之中,而不是队列前方——如今马库斯占据了那个位置,因为她已欣然交出权柄。如今她只是一名战士,扮演着她天生注定的角色。

“我的孩子们,”马库斯说,“我们终于赢得了一场伟大的胜利。不是战场上的战斗,而是我们内心的战斗,那里才是真正的战场。我们的心变得软弱、堕落已经太久了。但那都已经过去,只要我一息尚存,只要你们团结一致,就决不会再发生。今天,我们站在这里,宣誓摒弃我们心中的软弱。”

马库斯全副武装,气宇轩昂。他蓝色的眼眸透过头盔上的Y型开口闪着热切的光芒。哪怕此...

第四十章 永无极限

释放自我。随心而行。

永无极限。

艾莎咬紧牙关,双手蜷曲如爪高举向天,两堵冰墙同时拔地而起。每堵墙都高逾五米,墙面上冰刺密布,横七竖八地向外戳着。马库斯站在两墙之间,眯眼看着它们封死了他的退路。艾莎右手一甩,脚边的积雪漾起波浪向前涌去,雪浪越推越高,到国王跟前时已成雪崩之势。她视野里只剩下白色的巨浪,完全看不见他的影子。

就在这时,一堵暗灰色的墙突然出现。前一刻那位置上还空无一物,接着那堵墙就那么冒了出来。墙上爆发出黑色的火焰,迎向扑面而来的雪崩。冰雪带着轰鸣撞上那堵墙,有那么一瞬,双方似乎势均力敌,雪浪汹涌向前,火焰死守不退。直到最后,火焰侵蚀了浪头,雪崩终于败下阵来。已成强弩之末的雪...

© Tempest.暴风雪 | Powered by 咪乐|直播|改名为 咪乐|直播|官网下载网址 咪乐|直播|app|官方下载

百度